>其它>>正文

河南初三少年坠楼| 玩平板电脑被批评 写完检讨跳楼身亡

原标题:河南初三少年坠楼| 玩平板电脑被批评 写完检讨跳楼身亡

文| 王丹妮

编辑 | 冯翊

教室里散落着默写的纸条,桌子侧面挂着各种布袋,里面塞满边角卷起的书和卷子。这些体现升学压力的痕迹顺着桌椅和书卷往后蔓延,密密麻麻,从第一排,到第二排,到最后一排的正中间时,空了。

那里原本摆着第60张桌子,主人是15岁的向凯,郑州第六十二中学九年级创新二班的学生,班级体育委员,一个成绩总是徘徊在班级最后十名的人。2019年3月8日晚上,他从23楼的家中跳下,身上穿着一套藏青色的棒球校服。

4月4日上午,郑州市教育局发布通报称,3月6日中午,向凯在教室为平板电脑充电被发现。经班主任调查,向凯等三人在自习课及午饭后利用平板电脑玩与学习无关的内容,时间已经持续三周。两名学生均已承认三人玩电脑,但向凯始终未承认。3月8日,班主任王丽叫来了家长。第二天凌晨0:28,王丽接到家长电话,反映向凯在家坠楼身亡。

包括平板电脑主人刘宇鹏在内的多名同学证实了通报提及的事实。

刘宇鹏称,因为拒绝承认玩平板电脑,向凯与班主任王丽僵持了近一整天。这种类似的“对抗”不是第一次。他是差生,平时会招来老师几句责骂。与所有人一样,他在班上的一些行为,旁边有些人会看见,记在值日本上,传入老师耳中,家长也会知道。

此前,因为被发现看小说、讲小话,向凯和王丽“吵过”。但这次玩平板电脑的事情尤其重,在老师眼里,那是违禁电子产品,不玩是底线,违者往往被罚写检讨。王丽罚他回家写检讨。晚饭过后,向凯进了卧室就没出来。家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再进屋时,已经不见他。

轻掩的窗户外,一个脚印留在了23层楼的空调窗机上方,桌上摆着一份写完的检讨书。

(九年级创新二班教室里,向凯的桌子被搬走。王丹妮摄)

“检讨不彻底”

向凯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,向国辉赶到郑州市殡仪馆,取走孩子的骨灰,返乡安葬。

街头随处可见烧纸祭奠的人,闪烁的车灯中,燃起一簇簇明火,将六十二中旁边的柏油马路熏出疤痕似的黑黄色。如果不是这次剧变,向凯本会随父亲回家扫墓?!懊幌氲健毕蚬阅幼磐?,揉了揉眼睛。

事隔一个月,好朋友刘宇鹏仍然会想起3月7日发生的事情。多名同学称,那天班主任王丽在教室后面拿着一根白色充电线,问坐在后排的向凯,“这是啥”?向凯说,这是给电子手表充电的线。王丽没再说什么。离开后,向凯找另一位同学借了电子手表,“试图圆谎”。

晚自习课间,王丽溜达到向凯旁边,“问你的事儿有答复没?”向凯仍说是给手表充电的线。

王丽问:“那线呢?”

“被我拽断了,扔了?!毕蚩?。

王丽叫向凯到她办公室。一分钟后,又叫刘宇鹏到办公室单独问话。刘宇鹏说,当时王丽没有问别的,只是让他“把东西交出来”。 他随后到教室拿了平板电脑搁在办公桌上,“我要单独和向凯谈谈”,王丽让刘宇鹏到外面站着。

从第一节晚自习到第二节,刘宇鹏“站一会、坐一会,又蹲一会”,第三节晚自习下课,他看到向凯的父亲向国辉进了办公室。王丽让刘宇鹏回去。向凯今年初开始住校,晚上10点多男生宿舍锁门时,刘宇鹏听说向凯回来了。

据郑州市教育局通报,向凯等三名学生被发现在教室为平板电脑充电的时间是3月6日。多名同学回忆,王丽看到那根处于闲置状态的白色充电线是在第二天,然后有了上述对向凯等人的询问。

王丽罚向凯等三人回家写检讨。妈妈警告刘宇鹏,“再不好好学习,就别上学了!”并将手机和平板电脑充电线没收。借手表的同学也写了一遍检讨,王丽不满意,要求重写,他不理会,把原来那封交上去,王丽没管他。

妈妈在3月8日一大早领回了向凯。向国辉向媒体透露,孩子因为没有将“别的小孩拿的平板电脑”的事报告给老师,老师罚他回家写检讨?!靶戳艘槐椴恍性傩??!?/p>

回到家的当天傍晚,王丽给向国辉打了个电话。在4月3日媒体拍下的一段视频中,向凯的母亲头发散乱地坐在地上,回忆了当时打电话的情形。向国辉把班主任的电话递给儿子,向凯说:“老师,我冤枉?!?/p>

“你别给我说!叫你家长接电话!”王丽说,“你这孩子……检讨不彻底,以后都不用再来上学了?!?/p>

此前一天晚上,在王丽办公室待了近四个小时的向凯回到寝室,“有点惊慌失措”,面对室友询问,说了一句:“没事儿?!绷牧肆某约τ蜗?,直接睡了。睡前,室友王帆听到向凯小声说了句:“反正我肯定要被?;丶伊?,让他们把事儿往我身上推吧?!辈痪?,被窝里传来轻微的抽泣声,那天正好是向凯的生日。

(郑州市六十二中的男生宿舍。向凯今年初开始住校。王丹妮 摄)

“差生”与“爱笑的我”

从照片上看,30岁的王丽漂亮、温和,她长发齐胸,有点婴儿肥,一脸笑意倚靠在窗边。

她教向凯所在班级——创新二班的语文,刚调来时,就成了语文组年级组长。上课时,她常受到差生向凯的挑战。王丽一批评向凯上课说话,会立即遭到对方强烈的否定——“我没有!”

向涛是向凯的堂叔,他只有18岁,跟向凯一起长大,关系亲近。向涛觉得,其实向凯性格上有点“怯”,小时候,他攒下一些零花钱,想用来买游戏装备都不敢。在同班同学看来,作业多时,向凯会稍微抱怨两句,最后还是会老老实实地写,也会跟别的老师顶嘴,两个来回就不吭声了。但与王丽“交锋”,他却很犟,“说什么都不听”。

私下里,向凯并不是那么难以相处的人。他一米八,瘦,很白净,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,与小眼很不相称。他清秀、文弱,但被称为“钢铁直男”。刘宇鹏经??吹较蚩成涎镒判?,“没见他不开心的时候”。

事发一个月后,向凯的QQ头像仍然亮着,头像图片来自一部言情小说,网名叫“爱笑的我”。向涛觉得,乐观是向凯的天性,小时候两人打架,刚打完,向凯就破涕为笑,“有事儿不往心里去”。

平时一起聊天,向凯很少插话,“一般自己搁那儿笑”。他今年初开始住校,晚上在寝室,很少加入夜聊,大部分时间塞着耳机听歌。他喜欢听冯提莫的歌,上课时,会偷偷把MP4的耳机塞到耳朵里,还会在抽屉里看小说。成绩在班上的排名长期倒数。

向凯所在的创新班,是学校的重点班级,是这所市教育局直属学校的“升学率保障”,它被安排到实验楼,跟吵闹的主教学楼隔开,以管理严格著称。王帆曾在自习课上看了会儿小说,被王丽发现后,书被没收了,她在班上大声喊,“你妈给你买这书难道是让你在课上看的?”他在寝室吃零食,王丽看见后,就拿着零食袋子,在班上一句一句念食品成分。

王丽会偏爱成绩好的同学,但对差生向凯,也不是没有给过机会。王帆记得,挑学习小组组长时,向凯组的成绩都不好,“也爱说话”。王丽起先让向凯当组长,后来又改了主意。

向凯立马起身,“老师,我当组长吧,我不爱说话!”他最终当上组长,但“还是说话,还带着旁边人一起说”。

因为成绩的事儿,向国辉没少揍过向凯,会在别的亲戚面前数落他学习。他信奉 “从山里走出来的家庭,学习是唯一的出路”这句话。向涛感到他们“家里氛围很严肃”,经常听向国辉对向凯说,“爸妈让你吃好喝好,都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”。

这学期开始,向国辉会受到王丽的邀请,坐在教室后面。当时,王丽模仿创新一班的管理,实行“家长陪读制”,每天轮流请学生家长坐在教室监督孩子上自习课。王帆和刘宇鹏曾看到,向国辉去过一两次,不说话,在后面玩手机,他一来,“向凯的脸就拉下来了”。

“愁啊”,向凯曾在饭馆门口拎着一瓶啤酒,笑着对路过的创新一班同学说。随后,他扬了扬还剩下半瓶的啤酒,没再进一步解释。他在学校很少聊家里的事,只是当同学拿他爸的名字开玩笑时,会咬着牙瞪人一眼。

向凯不是没有努力学习过。有次化学课,老师夸“向凯上学期有进步”。王帆扭头望着向凯,他脸上瞬间浮起了笑容,一低头就笑。这之后他拼命学化学,一张满分50分的卷子,从以往的十几分,能考到30多分。教室右侧张贴的红色“中考目标表”上,向凯的目标学校是二十九中,目标分数是410 分,现有分数 343,差距 67分。

这些看得见的进步,随着向凯的坠落中断了。创新二班的同学称,回家写检讨、不上课,在初三升学的当口是很重的惩罚。刘宇鹏不明白,在另两个人已经承认他们仨玩电脑的情况下,向凯为什么要撒谎说自己没玩。带电子产品上课,在二班的确是很严重的事,向凯的两名同学记得,王丽曾在班上说,“记个过,毕业前我不给你消,你连高中都上不了”。

(向凯的父亲。截自“搜狐千里眼”视频)

值日本

向凯是那种“有什么话随便套两句就说”的人。刘宇鹏记得,有次上课,向凯往那一坐,看上去很开心,刘宇鹏问,“是不是又找到新的小姐姐了?”他笑着不说。 “你告诉我,是什么类型的,我再给你多介绍几个?!绷跤钆羲?,“几班的?学姐还是学妹,还是同级的?”向凯主动说出来了?!八夭蛔∈露?。

但这次向凯面对王丽的询问,一口咬定没玩平板电脑。尽管刘宇鹏已经承认,充电线是自己的。多名同学回忆,事情开始于3月7日中午发现的充电线,但通报里说老师前一天就发现了向凯等人给平板电脑充电,个中内情,暂无从知晓。

不止一个学生称,王丽常常在班里说,“班里有我的眼线,你们做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?!蓖醴惫荒晟锟未?,他记得王丽把班干部和课代表叫到办公室,让他们“把那些上课不听课的、不写作业的都记下来”,全都交给她。

在郑州读高中的向涛提到,一些中学由于升学的压力,老师管的很严,但因为“不能时刻待在班里,就找人监督”。他所在的班级,几位成绩好的同学会担任值日生,和老师“单线联系”,将迟到、上课说话、不写作业的现象记在本子上。

这种班级管理方式并不鲜见?!逗幽仙瘫ā?015年报道,郑州市一初中生因辱骂老师被同班同学告发遭班主任劝退?!冻於际斜ā吩ǖ?,武汉某初中班级的老师鼓励同学互相举报,被举报的要扣分,举报者加分,有同学一天曾被举报6次?!栋嘀魅沃眩ㄖ醒О妫房某?,在小学或中学,班干部常被班主任当作“眼线”、“内奸”,有经验丰富的老师为此沾沾自喜,也有班主任将“没有心腹报告班级事务”视作失败。

创新一班和二班的同学都记得,他们班上初一期间还曾经出现了一个“家校联系本”,即家长写孩子在家的表现,老师写在学校的情况,双方通过这个本子对学生进行全方位了解。班主任要求在本子上记下其他同学的事,有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跟同学说了句“我喜欢你”,都被记了下来,后来逐渐被废弃。

在向凯所在班级的桌子上,有一个值日本,记录了近半年来的一些信息:

“2018年12月19日 12:30-14:00 ×××家长

在卫生间发现外班六七个同学聚堆玩手机”

“2018年12月25日 12:40-14:00 ×××家长

吃过午饭的同学有吃零食的不良习惯”

“2019年3月11日 7:00-8:00 ×××家长

早读打瞌睡(一个男生,一个女生)”

“2019年3月15日 12:40-2:00 ×××家长

有个别同学明显学不进去,频繁看时间”。

(遗留在向凯所在班级的值日本。王丹妮 摄)

同学知道值日本的存在,但并不知道本子在谁那里保管。值日本上有王帆等该班同学家长的字样,但没有记下任何关于向凯的信息,他更多出现在与班干部交锋的场合。班长有次在自习课上点他名,“向凯,你别说话了!”向凯怼了回去,“我没说话!”有别的男生在底下回应一句,“嗯……你没说话!谁的嘴皮子搁那儿动呢!”

“(他)喜欢怼别人,让人家没有脸”,王帆说。向凯对来自游戏的评价很敏感。每周末回家,他会和刘宇鹏约着打游戏,从晚上六点多玩到九点。打了半年,向凯上不了黄金段位,班上同学说他“太不灵活”,他很生气。其他人炫耀游戏打得好,他会去拆台,“嗯……我看你那天名次可不太行?!毕蚩簧?,刘宇鹏会用游戏“哄”他?!氨鹑思褡氨付际桥肯吕绰芭?,你倒好,丢下枪就往前冲?!绷跤钆舯咚当吣7滤蛴蜗?,“还大喊‘我来啦——’”向凯大笑不止。

特别关心的只有“1个”

向凯的后事安排得很匆忙。

4月4日下午,向国辉刚跟学校协商完,晚上8点多到家商量后事,家中电视机开着,但没人看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将骨灰带回了老家,因和学?!扒┦鸨C苄椤?,对儿子的事闭口不谈。

向凯似乎正从所有人的生活中慢慢淡去。创新二班的教室后墙新张贴了四月份的月考成绩表,上面没有向凯的名字。班级最后一排,向凯的桌子被搬走了,同学把头埋进书里,周末回家相约打几局游戏,并登上QQ在空间,@他人秀“恩爱”,同学们留下一串“99999”的评论。王丽再没出现在学校,尽管多次尝试联系她,但均未得到回应。

多名学生称,老师让他们不要再谈论向凯的事。但向凯的离开,还是在这群少年心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。

同学说向凯“人很好”,找他帮忙“有求必应”,看上去并不孤僻,甚至很“粘人”,喜欢追着女生要手机号或QQ号,平时养养火花(注:一种显示好友亲密度的方式。只要保持每天聊天,对话框旁边就有一个小火花)。他在QQ空间里留下了8条“说说”:若干游戏截图、一张与朋友的合影、“被她挠”的手腕、由三个娃娃组合成的“一家子”。在转发的一个心理测试结果图中,他的心理年龄为48岁,精神年龄108岁,他表示“呵呵”。

(向凯的“说说”。截自向凯QQ空间。)

相比同学每条说说下的10条留言,他那儿始终在个位数,他的朋友不多,QQ里特别关心的只有“1个”。

刘宇鹏并没有注意到向凯异于平时的样子,他没听说过向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。叔叔向涛没有向凯的QQ,自从他转入高中后,两人的交流少了。父亲向国辉没有向媒体提及孩子的“心事”。

去世后,同学圈里有了少见的关于他的热闹。4月4日20:03,那个借手表给向凯的同学在QQ空间发了一条动态:“凯哥,在那边好好的?!闭馓跛邓当讳?12次,32人点赞,同班同学在底下留言,“凯哥走好”。

到现在,同学们还没想明白向凯为什么如此坚持自己没玩平板电脑,为什么不能像平时一样让这件事“一会儿就过去”。刘宇鹏算是班里的“刺头”,之前就被?;丶夜酱?,而向凯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严重的惩罚。刘宇鹏被家长领回家后,躺在床上看《故事会》,十二点多才睡着。不到一小时,他被妈妈叫醒,“向凯跳楼了!”他整个人懵了。

被?;丶夷翘炝跤钆粝?,可能过几天就好了,下次上学时,他们都能像以往那样因为讲小话、看小说被老师骂了之后,当什么事儿没发生。但这次失算了。他没有第一时间身处事件发生的现场,也没有第一时间“逗他(向凯)开心”。3月7日那天,刘宇鹏出去了,向凯坐在座位上,一根白色充电线落在离他座位不远的教室后面,平板电脑躺在刘宇鹏的书包里。一会儿,向凯抬起头,看到了王丽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投诉
推荐阅读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今期四不像图